当前位置:澳门新浦京 > 军事专栏 > 陈赓和王近山都打不下来的仗,这位上将一出马,立刻解决战斗

陈赓和王近山都打不下来的仗,这位上将一出马,立刻解决战斗

文章作者:军事专栏 上传时间:2020-02-27

图片 1

解放战争的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歼灭了国民党军的主力部队,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几乎已无能战之师则败局已定。而三大战役中,淮海战役亦是重中之重;而说起淮海战役,我军在双堆集围歼黄维第十二兵团堪称关键之战。

在开国将帅中,要说战斗力,陈赓和王近山绝对是能排进前十名的。如果还有这两位猛将打不下来的仗,别人也基本没戏,除非是林彪、粟裕这个级别的顶级战神。

核心提示:华野抽调了三纵、十一纵、鲁中南纵队三个纵队和部分炮兵,由华野参谋长陈士榘指挥华野三纵、七纵,中野六纵及陕南十二旅,为南集团作为后期的主攻部队,陈赓指挥的东集团和陈锡联指挥的西集团为助攻部队,向黄维兵团发起总攻击。

这场大战,我军消灭国民党军1个兵团部4个军11个师,共10万余人,连兵团司令官黄维都成了俘虏。不过,虽然战果辉煌,可战役过程却极为艰难。

不过,在淮海战役中,还真有一个人打赢了陈赓和王近山都没打下来的仗。这个人,名叫陈士榘,开国上将。

1948年12月5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下达了围歼国民党军黄维兵团的攻击命令。命令将参加攻击的部队分成三个集团:即以解放军中野四纵、九纵、十一纵及豫皖苏独立旅为东集团,由四纵司令陈赓指挥,作为主攻部队;以华野十三纵及中野一纵、三纵为西集团,由三纵司令陈锡联指挥;以中野六纵、华野七纵和陕南十二旅为南集团,由王近山指挥。

初,我军参加双堆集战役的只有中原野战军。中原野战军的老底子是八路军主力部队一二九师原红四方面军的部队。司令员是刘伯承,政委是邓小平,即我们熟知的刘邓大军。当年,中原野战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时,为了轻装前进,丢弃了重型武器,导致武器装备一直上不来。从大别山出来参加淮海战役时,一个纵队不过万把人,手中几乎没有重武器,连重机枪都很少。

图片 2

自12月6日下午开始,这三个集团对黄维兵团展开了连续的猛烈攻击,战至12月10日,刘、陈、邓决定调整兵力,首先集中优势兵力将黄维兵团尽快歼灭。华野抽调了三纵、十一纵、鲁中南纵队三个纵队和部分炮兵,由华野参谋长陈士榘指挥华野三纵、七纵,中野六纵及陕南十二旅,为南集团作为后期的主攻部队,陈赓指挥的东集团和陈锡联指挥的西集团为助攻部队,向黄维兵团发起总攻击。

反观敌军,黄维的第十二兵团则是国民党的主力兵团,是国民党部队中少有的精锐之师,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被包围后,迅速组织兵力日夜构筑野战防御工事。中原野战军因缺乏重型武器,因此,虽然中原野战军将黄维的十二兵团团团包围在双堆集,却也一时奈何不了黄维12兵团。 面对这种情况,中央军委决定,华东野战军派出第三、第七、第十三等3个纵队及特种兵纵队一部由华野参谋长陈士榘率领,赶赴双堆集参战,帮助中原野战军歼灭黄维的第十二兵团。

现在的人看到这个名字,可能不是很熟悉,至少比陈赓和王近山的名气要小得多,但实际上,在我军的历史上,陈士榘的地位不在陈赓之下。

这次“三陈大战双堆”,各部队紧密配合作战,经过五天浴血奋战,将全部美械装备,包括蒋介石五大“王牌”部队之一的国民党第十八军在内的黄维兵团彻底消灭,创造了攻克尖谷堆、“双拳砸烂老虎团”等许多有名的战例,打出了两个野战军的声威。此后,“三陈大战双堆”更成为我军战史上的一段佳话。

1948年12月11日,受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的委派,华东野战军参谋长陈士榘在华东野战军政治部副主任钟期光亲自陪同下,来到中原野战军司令部。钟期光叮嘱陈士榘临行前粟裕代司令员嘱咐:一定要服从刘伯承和邓小平的指挥。然后,钟期光副主任就返回了华野。 开始,刘、邓首长将前来增援的华野3个纵队分散使用,分别配属于东、西、南等三个方向,分别归陈赓、陈锡联、王近山指挥,并没有给陈士榘具体的指挥任务。6日16时30分,中原野战军全线发起攻击。由第4、第9、第11纵队附华东野战军特纵炮兵主力及豫皖苏军区独立旅编成的东集团,由第1、第3纵队和华东野战军第13纵队及炮兵一部编成的西集团,由第6纵队和华东野战军第7纵队、陕南军区第12旅编成的南集团,同时对当面之黄维兵团各军发起突击,战斗空前激烈。战至13日凌晨,未能突破黄维兵团防御,部队伤亡却很大。而华野的几个纵队由于被分散使用,发挥作用有限。

红军时期,陈士榘是军长;抗战时期,陈士榘是八路军115师参谋长、山东滨海军区司令;解放战争时期,也是第三野战军参谋长兼第八兵团司令。

图片 3

这时,刘伯承亲自给陈士榘打电话:“你要等我们中野打前锋,等拼光了,华野再来渔翁得利吗?”

在淮海战役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战役,即歼灭黄维兵团。要知道,黄维兵团的班底是国民党第18军,五大王牌之一,兵团包括4个军,总人数达到了12万人,而且是全部美械装备,在国民党各大兵团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无独有偶,“三陈”协同作战,在中野战史上还曾有过一次。不过那次是陈赓、陈锡联和陈再道共同指挥作战,而没有陈士榘。

这话说得很重,陈士榘却不以为然。他随即亲自驾车来到中野司令部,他向刘、邓首长提出:华野的部队应集中使用,请中原野战军让出一个攻击位置,由他亲自指挥华野的部队实施主攻。为此,邓小平便跟下属各部联系,要他们让出一个主攻位置。可那时候,中原野战军各部队已经打红了眼,没有一个纵队愿意让出攻击位置。 见此情景,陈士榘就驾着吉普车离开了中野司令部。

起初,这个任务是中野独自接手的,中野司令刘伯承也深知这个任务的艰巨,就把所有纵队司令都叫来,让大家表表决心。陈赓是4纵司令,当场立下了军令状:“我们4纵有破釜沉舟的决心,不惜一切牺牲,承担最艰苦的任务,即使打到只剩下一个班,我陈赓甘心当班长,一定坚持到最后胜利!

那是在1946年,重庆谈判之际,蒋介石为了捞取更多“谈判资本”,一面“谈判”一面命令国民党前线部队挑起摩擦、不断进攻解放区。

可是他刚走了不到二十分钟,在途中就被中野六纵政委杜义德拦住,说是让他去接邓政委的电话。在电话里邓政委对陈士榘说:经过他的亲自协调,主攻位置已经让出来了,那就是六纵的攻击位置。邓小平说:“不仅仅是攻击位置,六纵也归你指挥。”这六纵的司令员是王近山,其攻击位置就是南面的南集团。

在场的还有王近山、杨勇、陈锡联、秦基伟等人,个个都是我军数得着的名将、猛将,也都表示:“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完成任务!”

中共中央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命令各部寸土不让,寸土必争。在谈判的关键时刻,中原野战军组织了有名的上党战役,由陈赓、陈锡联和中野二纵司令陈再道指挥所属部队取得了胜利,为重庆谈判做出了重要贡献。

有了指挥权,陈士榘立即将华野的3个纵队及中野六纵的首长召集到一起,要他们调整部署,将他们原来分散的火力和兵力集中到一个堆上,即尖谷堆实施突破。

不过,战争除了必胜的信心,实力更是必不可少,在优势明显的黄维兵团面前,陈赓、王近山等人虽然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离目标还差得远,最后连邓都在电话里冲他们发火。

黄维将军:兵败被俘后从没说过蒋介石一句坏话

12月13日晚,在陈士榘统一指挥下,华野第三、第七、第十三纵队,中野第六纵队及陕南十二旅组成的南集团担任主攻,在华野特纵强大炮兵的有力配合下,自尖古堆向敌军发起势不可挡的攻势,战至15日黄昏,被围十九天之久之黄维兵团就被全部歼灭。 战后,邓政委高兴地说:“还是陈士榘有办法呀!”

这时,陈毅和粟裕发话了,说可以派华野的陈士榘带3个纵队过来支援。

在黄慧南记忆中最深刻的场景是“爸爸趴在桌子上看书,比如《共产党宣言》,然后写学习心得、写体会。那时候我扮演秘书的角色,因为他岁数大了,写字手会抖,他写完了就让我抄下来,然后交上去。父亲那时在家学习很主动,也没有人逼他。”

我军消灭黄维12兵团后,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在陈士榘率领华野部队凯旋而归时,遵照粟裕代司令员的命令,将华野部队在战斗中缴获,全部留给了中原野战军部队......

图片 4

本文由澳门新浦京发布于军事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陈赓和王近山都打不下来的仗,这位上将一出马,立刻解决战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