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浦京 > 军事专栏 > 军事专栏:一组汶川救灾老照片,十一年前他们优先赴国难

军事专栏:一组汶川救灾老照片,十一年前他们优先赴国难

文章作者:军事专栏 上传时间:2020-04-25

致敬汶川救灾中的子弟兵

今天是2019年5月12日

文 | 武夫

11年前的今天

地震发生的时候,我正跟同学骑车前往学校。突然,路边的人都惊恐地往马路中间跑。我停下车探究情况,才感觉山摇地动——地震了!

一场里氏8.0级的地震突袭了汶川

军事专栏 1

军事专栏 2

楼房的砖头和玻璃一直往下掉,楼体摩擦发出“嘎嘎”的怪响,整座小城笼罩在一片尘埃中——

2008年,航拍记录汶川大地震满目疮痍

这是2008年5月12日那两分钟,我眼前的世界,是土黄色。

巨大的破坏力

军事专栏 3

将无数鲜活的生命

同学的奶奶被倒塌的墙体砸死了,认识的叔叔以为房子要塌跳楼摔死了,从小爷爷带我去拜的和尚庙塌了,超市被抢购一空,我和母亲成为了“逃难”大军中的一员。我们寄居在郊区一亲戚家的门面,每天十几口人熬一点稀粥裹腹,但总算安定下来。

推向生死边缘

军事专栏 4

军事专栏 5

三天后,一次强余震后隔壁的化工厂氨气泄露,刺鼻的气味让我们喘不过气来。我们把水泼到衣服上捂着鼻子拼命跑,却不知该跑向何处。

2008年5月13日,都江堰市聚源中学,一名家长瘫软地跪在地上,紧紧地握住遇难孩子沾满泥沙的手

就在此时,警笛响了,一群军人下车跑了过来,他们让人群朝风向垂直方向跑,又把跑不动的老人和小孩扛上车,装不下的人就自己扛起来飞奔。

满目疮痍

这是2008年5月15日那十分钟,我眼前的世界,是绿色。

举国同悲

军事专栏 6

一声令下

军人越来越多,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在街道巡逻,他们在清理废墟,他们在分发救灾物资,他们在帮我们搭帐篷……

部队紧急开赴灾区

军事专栏 7

展开救援

他们是人民解放军,他们是人民武警,看到他们的身影,我跟母亲,我跟所有的灾民,都很安心。

军事专栏 8

军事专栏 9

2008年5月13日,驻武汉空军某部派出大批解放军官兵携带救灾物资及用具,飞往四川支援救灾行动

一个月渐渐过去,在政府检查后,我们回到了家里,复学复工。不知道是哪天,那一抹绿色忽然消失了,正如他们悄无声息的来时那样。我们来不及临别时说一声谢谢你,但这些年我们心中已说了千万声谢谢你。

他们跋山涉水,昼夜不休

军事专栏 10

他们争分夺秒,众志成城

后来,我从了军,再后来,我毕业分配回四川,我的部队参与了汶川救灾,我在单位结识了许多老兵,从他们的视角里看到了很多背后的故事。

与死神赛跑抢回了

军事专栏 11

一条又一条生命

他们不是自豪的,他们是心痛的、愧疚的。我的家乡并非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我的驻地也不是,但哪里灾情最重,部队的重要兵力就往哪里投送,他们经历的一切,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留下了许多感动

军事专栏 12

亿万国人的影像

“路过一个小镇,死了好多人,老百姓求我们帮忙救灾,可是我们不能停,因为当时还不知道震中的情况,我们估计震中受灾更严重,时间就是生命,我们得昼夜赶到那里。”

永恒的瞬间

军事专栏 13

无言的历史

“到达目的地,我们听到废墟里还有微弱的求救,但我们没有大型工具,我们用手刨,用铁锹撬,我们听着呼救声越来越弱,我们不得不放弃,去救那些更容易救的人。你说,如果是你,你救哪个?一个选择,就是一条人命……”

今天军网微信就带你

军事专栏 14

探寻那些经典照片

那天,跟我讲述的老连长哭了,哭得很伤心。

背后的故事

军事专栏 15

……

汶川救灾后,听说政府给重灾区的人民做了心理疏导,但我们单位这群救灾、挖掘掩埋尸体的子弟兵没来得及做,我不知道别的单位有没有。

众志成城 托举生命

军事专栏 16

军事专栏 17

“救灾对我来说不是荣誉,什么样的荣誉会是建立在同胞罹难的基础上?回来后,我再也不吃肉,有一段时间感觉自己要得抑郁症了,有些画面至今也难以忘怀。”

众志成城 托举生命

军事专栏 18

11年前,军事摄影工作者刘应华这幅名为《众志成城 托举生命》的作品,曾占据国内外各大媒体的版面,成为抗震救灾中最具代表性的图片之一。

“不,这就是你的荣誉,你想想那些被你救助的生命,还有那些因你而感到安心温暖的人。人们会发自内心感谢你,也包括我,我当年也是老百姓。”

2008年5月13日清晨,时任航空兵某团指导员的陈进,带领救援先锋队,向距震中仅有10余公里的银厂沟挺进。

军事专栏 19

行至东林寺,官兵们营救出一位脊背受重伤的妇女,他们从废墟中扒出门板、条木、电线,做成一副简易的担架。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想到了当年那第一个跳下军车的兵,当我看到那熟悉的军装时,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有救了。

轻轻晃动对于脊柱受伤的人来说都是折磨。头顶有飞石,脚下是沟坎。官兵们在废墟乱木丛中前进,尽全力保持担架平稳。

军事专栏 20

经过3个小时艰苦跋涉,他们终于来到峭壁前。此时,这里已聚集了近百副担架,还有上千群众。

子弟兵来了,我们有救了。

官兵们拿起铁锹在悬崖上铲出一个个供人站立的小坑。而后他们分成两批,自下而上,在峭壁上依次站立,伸出双手,搭起了“生命的阶梯”。

军事专栏 21

道路抢通前,官兵们在这条“阶梯”上守了两天两夜。据统计,通过这条“阶梯”转移被困群众8000余人,其中伤员600余人。

我不知道现在的军人,有多少曾是震区的孩子。但我知道当年高考,我们班有80%的男生参加了军检,30%最后被录取为军校生或国防生。

空降十五勇士

军事专栏 22

军事专栏 23

2016年南方洪灾,我的同学在大堤连续奋战五个昼夜,他很累,但他说,看到身后未被洪水侵犯的村落,他的心很甜。

15名空降兵正在4999米高空进行伞降

那年救灾的官兵,正如他此刻年龄一般大小。兵来兵往,军人从百姓中来,军人也将回到百姓中去。你们曾经保护过我,长大后也换我来保护你。

2008年5月13日凌晨,时任空降兵研究所所长的李振波受命指挥一支突击队空降震区参加救援。这是空降兵成立以来,首次以空降形式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

军事专栏 24

当时,地震灾区道路损坏严重,位于震中地带的茂县已成“孤岛”。空降兵成了进入灾区了解灾情的最后希望。

不管你仍在部队还是退役返乡,请接受一个来自震区少年的敬意,请接受一个来自中国军人的敬礼。

5月13日早上,他们飞赴震区。由于机身结冰,舱门无法打开,飞机在震区上空转了一圈不得不返回成都机场。

「这是一封迟到的感谢信。」

指挥部决定由一支小分队使用翼伞先行空降,再引导大规模空降空投。这是一场无气象资料、无指挥引导、无地面标识的“三无”空降。

军事专栏 25

茂县为高山峡谷地形,可供空降的地域十分狭小,山峰多在海拔4000米左右,他们要在5000米以上的高度跳伞。对于通常在数百米高空跳伞训练的伞兵来说,这无异于生死“盲跳”。

军事专栏 26

14日上午,天气好转,一架运输机搭载着伞兵们飞向震中,趁着云层中露出一丝狭小缝隙,李振波、于亚宾、任涛、李玉山、向海波、雷志胜、赵四方、刘志保、赵海东、郭龙帅、李亚军、刘文辉、王磊、王君伟、殷远等15名勇士分两批跃入云海。

军事专栏 27

最终,15人伞降成功,他们作为第一批救援力量跳进了“孤岛”茂县。

军事专栏 28

空降震中后的7个昼夜里,他们翻越了4座海拔3000多米高的山峰,徒步220公里,在7个乡、55个村庄侦察灾情,上报重要灾情30多批次。

军事专栏 29

他们还在茂县、汶川沿途开辟机降场6个,引导机降、空投20多架次。其中,在汶川开辟的首个机降场,为震中地区输送了大量救援物资;在茂县牟托村开设的空投、机降点,解决了附近10万受灾群众和伤病员的困境。

本文由澳门新浦京发布于军事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军事专栏:一组汶川救灾老照片,十一年前他们优先赴国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