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新浦京 > 社会报道 > 传习近平月底访意 或与教宗会晤

传习近平月底访意 或与教宗会晤

文章作者:社会报道 上传时间:2020-03-27

习近平或月底访问意大利。

【特派记者林庭瑶/北京12日电】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3月下旬出访义大利,义大利以参加「一带一路」建设作为迎接习的大礼,但引起美方不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1日表示,欢迎义大利积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这将为双方互利合作开闢更广阔空间。至于外传习近平访义大利期间可能顺访梵蒂冈,中国官方目前未有相关讯息回应。习近平预计3月21日至24日访问义大利,义大利媒体与熟悉中梵事务的人士分析,习近平很可能顺访位在罗马的梵蒂冈,与教宗方济各会面。北京官方尚未确认相关讯息,也未说明习出访行程。香港电台报导,中国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雷世银表示,未看到相关报导,也不清楚习近平外访的详细安排,但他们分别是代表天主教和中国的领袖,如果两人有机会见面当然是好事,他对此非常期待。雷世银表示,习近平数年前完成「习马会」,与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见面,若再完成「习方会」是非常有意义的事,对推动世界和平、中梵建交,对经济和社会发展都有很大意义,祝愿会面早日完成。根据梵蒂冈官网,教宗21日到23日都未列公开行程,为双方可能的会晤留下弹性空间。不过教廷官方至今未公开回应各媒体的询问。义大利媒体Askanews7日晚报导,教廷外交部长盖拉格(Paul Gallagher)出席活动时,被问到教宗是否会与习近平见面,盖拉格回答:「这目前并不在教宗的行程上。」但这则即时新闻不久就被下架,引起更多想像。教宗方济各上任后,曾多次表示希望访问北京,并与中方领导人会晤。中梵去年9月签署主教任命协议后,双方正积极安排领袖会晤的传言不断。去年10月,两位中国主教首度获政府批准到梵蒂冈参加世界主教会议时,就曾当面邀请教宗访问中国。熟悉中梵事务的专家表示,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与胡锦涛分别在1999与2009年访问义大利,但两人都未会晤教宗,当时中国并不承认教宗是中国天主教的领袖,视教宗为干预中国内政的外国势力。去年中梵签订临时性协议后,内容尚未公开,倘若此次习近平访问义大利时会晤教宗,就印证北京已正式承认教宗在中国天主教的领袖地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图,新华社)21日将出访义大利,外传将会晤教宗方济各(下图,路透),但双方均未证实。

香港/北京7月14日 - 教宗方济各决意要从根本上改变梵蒂冈与中国之间的关系。数十年来,双方彼此怀疑,恶语相向。 ![]() 图为教宗方济各。REUTERS/Tony Gentile 访问了20多位香港、意大利及中国大陆的天主教上层人士和普通神职人员,以及与北京领导层有关系的消息人士,揭示出一份协议的部分细节。双方还难以建立全面的外交关系,但将会解决存在严重分歧的几个关键问题。 多名消息人士向表示,一个由双方人员组成的工作组于4月成立,正在讨论如何解决一项核心争议,即谁有权挑选及任命中国主教。该工作组也正试图解决一项争端,即中国任命了八名主教但并未获得教宗批准--此举在梵蒂冈眼中是一种违抗行为。 了解情况的天主教消息人士表示,教宗打算宽恕这八名主教,可能最快于今夏。这将是与中方关系的重大突破。 方济各渴望与中国修好的讯号,从去年梵蒂冈在背后运作教宗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首次会面即可见一斑。方济各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9月底都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当时教宗助理努力安排双方会面。 这次会面并未实现。但北京当局对方济各做出的姿态不会视而不见。 虽然双方已表示目前正在讨论中国主教问题,但教会消息人士向提供了目前为止有关谈判的最详细内容,以及梵蒂冈为达成协议而秘密进行的努力。 梵蒂冈是唯一仍未与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 对于梵蒂冈而言,与中国的关系增温,有利于改善中国国内天主教徒的境况。这也可能最终促成双方建交。 米兰天主教大学研究学者Elisa Giunipero指出,若能与中国正式建交,将使教廷一圆数个世纪的梦想。Giunipero从事中国天主教会历史的研究已有20年之久。 对中国而言,双方关系改善,可以为中国的国际形象加分,减少对中国人权问题的批评声浪。 中国及梵蒂冈方面的发言人都承认正在进行谈判,但拒绝答覆细节问题。 “我们愿意,在有关原则基础上,继续与梵方开展建设性对话,相向而行,共同推动双方关系改善的进程向前发展,”中国外交部表示,“希望梵方同样采取灵活务实的态度,为改善中梵关系创造有利条件。” **教宗的邀请** 达成协议并不容易。在两边都存在阻力。 在中国领导人中存在顾虑,担心达成协议会让梵蒂冈在中国大陆取得更强大的地位,挑战中共的绝对权威。 天主教会在中国估计有800万-1,000万信徒,分成两派,一派是“官方”教会,以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为代表;另一派是“地下”教会,只宣誓效忠罗马教宗。学者估计,各种教派的基督徒在中国可能有7,000万人。 多名消息人士对表示,尽管包括香港在内的天主教会某些教区存在反对意见,但教宗方济各仍把改善与中国关系列为优先事项,由教宗周围的特使与顾问组成的一个小圈子正在研究一项协议。 在2013年3月获选为教宗之后,方济各向习近平发出信息,祝贺他成为中国国家主席。随后,教宗2014年8月飞经中国前往首尔,这是中国首次允许教宗进入领空--教宗在途中向习近平和中国人民送上了祝愿。阿根廷政界人士卡多·罗马诺(Ricardo Romano)对表示,2014年9月方济各通过他向习近平发出私人信件,邀请他会面。 今年2月初,在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农历春节,教宗向习近平致以祝愿。两周后教宗从墨西哥返回罗马时,在机上记者会表示,他“非常乐意访问中国”。 **纽约相见** 最早透露出方济各很重视改善中国关系的迹象之一,就是他在2013年8月任命总主教帕罗林(Pietro Parolin)担任教廷国务卿。帕罗林在前任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位期间,一直担任梵蒂冈同北京方面的首席谈判代表,据直接知悉谈判的人士称,2009年针对中国主教任命一事,几乎与中国达成协议。 “2009年,帕罗林差一点就要达成协议了,”米兰天主教圣心大学现代史教授Agostino Giovagnoli说道。 但关于中国任命主教的协议最终并未达成,因梵蒂冈认为这过于狭隘。 帕罗林随之在2009年出任了教廷驻委内瑞拉大使,这也成为梵蒂冈与中国一段冷淡关系时期的开始。 据一位天主教官员称,2014年6月,双方通过在罗马的一次会议恢复接触。一年之后,梵蒂冈曾试图撮合方济各和习近平在纽约会面。 至于双方为何最终未能会晤,天主教官员及神职人员与了解接触情况的中国消息人士给出了不一样的说法,但都认可的一点是,教皇希望与习近平会面,而且这一信息已清晰传达给了中方。 根据中国一位直接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称,北京还没决定是在协议签署之前还是之后会见。 不过去年10月梵蒂冈代表团一行六人曾造访北京。据两位天主教会官员称今年4月取得突破,双方同意设立一个工作小组。其中一位官员称,该小组仿照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英国和中国所设立用于解决相关问题的联合联络小组。 一位天主教官员称,教皇已给出“明确训令,将继续对话并找到解决方案。” 该工作组在5月开会,其任务是拿出技术性方案,解决有关中国主教任命方面的争议。根据教会官员以及了解情况的天主教消息人士称,工作组目前正在讨论如何解决中国八位主教未经教宗批准而被授予神职的问题。下一步,罗马教廷希望避免出现主教由教宗以外其他官员任命的情况。 **被梵蒂冈驱逐的主教** 天主教官员表示,中国有110位主教,多数都受到过共产党的惩罚。约有30位主教隶属于地下教会,并发誓只效忠于教宗。 中国政府承认的主教中多数也已向教宗请求赐福并如愿以偿。但在中国还有八位主教的任命并未得到教宗的批准。他们被梵蒂冈认为是非正统的。 根据罗马教廷的公告,这八位主教中有三位已被梵蒂冈正式驱逐。据天主教消息人士称,其他五位通过非正式渠道被告知,教宗反对他们被任命为主教。 据两位天主教消息人士称,这八位主教中至少有两位据称有孩子或女朋友,这使问题进一步复杂化,直接违反了天主教神父保持独身的誓言。无法单独证实这些主教的个人生活状况。 天主教会官员以及了解讨论的天主教神职人员告诉,教宗准备宽恕这八位主教。罗马方面将在慈悲禧年承认这些主教,天主教徒在这一年为自己的罪过祈求宽恕,并原谅那些冒犯过自己的人。梵蒂冈希望中国方面能从宽恕中觉察到友好的姿态。 “我认为教宗方济各将利用慈悲禧年的机会来力图取得突破,”教父Jeroom Heyndrickx说。他是比利时传教士,也是梵蒂冈城国委员会中国教廷的成员。该教廷在教宗本笃时期设立,就与中国的关系向罗马教廷提供建议。禧年将于11月结束。 梵蒂冈不予承认的八位主教如果得到教宗宽恕,可能被天主教会重新接纳。天主教会官员称,截至6月底,这八位主教中的两位尚未向方济各提交明确的宽恕请求。 天主教会官员称,由于梵蒂冈认为这八位主教不适合管理主教教区,双方正在讨论一种可能的妥协方案,即主教保留头衔,但被指派其他任务。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外事部主任陈建明告诉,为任何一名主教安排采访都存在困难。“他们都非常忙,经常外出。安排采访很困难,”陈建明表示。 爱国会和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均未答复有关与梵蒂冈谈判的提问。 **主教改变心意** 该联合工作团队还在讨论另一个令人烦恼的问题--新主教的挑选机制。双方断断续续的近30年接触,未能解决这个问题。教宗本笃和教宗约翰保罗二世为此做出的努力均告失败。 根据天主教数百年的传统,主教由教宗任命。但中国采用了主教由中国本地神职人员选举的模式。而这些神职人员是共产党控制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成员。 据教廷官员和神职人员称,根据目前讨论的一项解决方案,主教将由中国的神职人员选举。教宗将有权否决他认为不合适的候选人,但梵蒂冈必须提出遭否决候选人不符主教资格的证据。梵蒂冈的一个主要担忧是,中国神职人员可能会面临威迫或利诱而支持某些候选人。 一位北京领导层消息人士说,双方已就未来主教任命达成了一项初步协议,但未提供细节。 如果能就新主教的选举达成协议,梵蒂冈接下来希望集中精力在另一项协议上,让北京当局承认中国非官方教会的主教。 上月一位知名中国主教突然“倒戈”事件,凸显出了这一问题的敏感性。天主教上海教区辅理主教马达钦2012年在自己的祝圣礼上宣布,辞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职务。这一言论激怒了北京。马达钦随后被软禁于上海市郊的佘山修院内。他于6月12日在个人博客中写道,事后反思,自己当时的做法是“不明智的”。 目前仍不清楚马达钦为何反悔认错,但一些教廷官员担心,马达钦是因迫于中国当局的压力而发表上述声明。一位教廷官员向表示,这可以被解读为对教宗的冒犯。其他教廷消息人士猜测,马达钦的行为或许是自愿的,是为了缓和他与中国政府的对立,并为达成一项协议扫除障碍。 中国当局未回复关于马达钦决定的提问。 **担忧外部势力的影响** 教宗方济各在试图与中国创建新关系时,将不得不克服已经根深蒂固的疑惧心理。据北京一位与中国政府领导高层有关联的消息人士称,中国对于教会持怀疑态度。中国共产党是无神论者,但中国承认五大宗教的存在--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 共产党领导人对于天主教在多个共产主义政权倒塌过程中起到的作用仍记忆犹新,比如1989年的波兰革命,前任教宗约翰保罗二世即出生于波兰。 中国天主教官员表示,即便是在中国内部,各种势力的角逐也会阻碍协议的达成。中国外交部把同梵蒂冈缓和关系视作孤立台湾的一种手段,因为梵蒂冈若能与北京政府建立全面的外交关系,那么就将断绝与台北方面的一切联系。而中央统战部对此并不看好,担心外部宗教势力的渗入威胁。 “教宗是否值得信任内部有分歧。”与领导层有关联的消息人士说。 几个世纪以来,天主教会一直试图进入中国,而中国对外来势力的影响一直持谨慎怀疑的态度。这种不信任在20世纪初义和团运动爆发时期达到顶峰,当时的打击对象涵盖了外国传教士和中国基督徒。 但双方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总是糟糕的。传教士利玛窦曾在16世纪末来到中国这片土地,他接受中国文化,还学会了流利的中文,并朝觐过明朝万历皇帝。利玛窦卒于1610年,死后蒙万历皇帝恩准葬在北京。 天主教内部也有各种不同的反对与中国达成协议的声浪。据教廷消息人士表示,尽管帕罗林带头推动与中国达成协议,但梵蒂冈主管海外教会的部门态度较为谨慎。 **‘需追随教宗’** 来自香港的批评声音尤为强烈。香港与澳门两地长期以来都是天主教在中国的桥头堡。对于维持中国广大教会网络的外籍与中国神职人员而言,天主教香港教区是主要支援力量。 最强烈表达批评的反对者是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教宗本笃十六世成立了一个中国天主教会事务的委员会,陈日君也是成员之一。据一些知情人士称,2009年时,一些委员会成员便反对梵蒂冈与中国的协议草案。 “中国政府无意做出任何让步,”陈日君对表示。他在香港民主运动中也备受尊崇。 方济各接任教宗后,这个委员会被冷落。尽管委员会并未被解散,但自方济各上任以来,委员会尚未召集会议。与中国的谈判目前由位于罗马的梵蒂冈官员牵头。 “中国天主教徒希望梵蒂冈和爱国会能统一成一个,”中国一位主教表示。这位主教由中国任命,并获得教宗的认可。“但要想达成一份各方都满意的协议恐怕很难。” 一些不愿具名的地下教会成员对与中国达成此项协议非常怀疑。有的教徒被严酷迫害。天主教消息人士称,中国的安全部门严密监视天主教教士,并向神父施压要求他们在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登记。 位于德州的对华援助协会在2015年年度报告中称,中国政府的压制有所升级。在政府迫害尤其严重的地区,其指出存在强迫关闭秘密家庭教会、拘押“大量牧师、教会领袖和天主教徒”、没收教堂财产的情况。 关于宗教迫害的问询,中国外交部没有回复。 据天主教媒体的报导,一些地下教会主教被监禁并被强制劳动。据天主教新闻机构天亚社,中国东北部易县地下教会主教师恩祥一生中有一半时间都被监禁在监狱或劳改所。这位主教去年过世。 “全面和解需要时间。如果进展太快,有些地下教会有被出卖的感觉,”曾负责中国事务长达10年直至2013年的梵蒂冈前官员Antonio Sergianni称。“但如果教宗指出一条新路,我们就要遵从。” 编译 中文部

本文由澳门新浦京发布于社会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传习近平月底访意 或与教宗会晤

关键词: